設為首頁

簡 體
繁 體
English

政治與空木桶
發佈日期:2018年9月10日


 政治,其實仔細思考且緊密連結;原來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「空木桶」。
 即,一堆選民多數決的「投下選票」,最終豢養起「五花八門」的一群政客;這群政客自己統稱為「政治」。
 而,取之比對一位木匠,砍了一棵樹,接著動手做了一個「空木桶」,兩者簡直是出現了「異曲同工」。
 政客一旦被選民投下多數票,幾乎個個都變成了「萬能」;可以佐成民代,抑可被推雕成「地方首長」。甚至專長是「工程」的政治,「文化」也都成了專精;最恐怖之處,這種政客還可以是「會計」專家,完全與「木匠」打造出來的「空木桶」一樣,可以裝「飯」亦可裝「屎」。
 會呼吸者都能知道,空木桶拿來裝「飯」,即會被稱為「飯桶」;但同樣是那個「空木桶」,倘被取來裝「屎」,那絕對會被封上「屎桶」的大名。
 這種可以任由使用者,定下「江湖稱號」的空木桶,其實與選民集中選票所定名的「政客稱號」,絕對可以相互揮映的。
 空木桶裝屎,叫屎桶,眾人見著,多會掩鼻閃躲。
 空木桶裝水,會叫水桶,眾人二話不說,取來使用。空木桶裝酒,稱號為「酒桶」,眾人用來存酒品嚐。
 空木桶裝錢,即稱錢桶,一旦裝滿,眾人皆愛。
 空木桶被置路邊裝尿,這種木桶就會被直接命名為「路邊尿桶」;台灣俚語中,即有了「默人漩」的污名。
 足見,木桶的「桶」,雖是一樣,但會因內裝之物的不同,命運也就大不同。
 細思一下,台灣的政治,不也是如此乎?
 政客的「心胸」,幾乎各懷「鬼胎」;一旦貪得無厭,則選出的「政客」即會利用所謂民意「魚肉政府」,搜括人民稅金財富,變成了「白皮黑骨」。
 想想,那有樣樣專精的「通才」。然,在台灣只要一沾上政治,這些「通才」即會一躍成三百六十五行的「大專才」;什麼都專精。
 原來,使用「空木桶理論」,台灣政客在被選民眼睛被糊上「蜆仔肉」後,永遠都不會變成「尿桶」與「屎桶」,甚至有些還會繼續「政客」,且大吃選民三代,拿下學術界創造的「政治世家」,這個封號。
 事實上,一旦木桶被定位,有些經左沖右洗,依然不會被拿來善用;如「裝屎」之後,誰會再用來「裝酒」?
 是故,政客在台灣,有心計者比比皆是;而這些「裝屎」的政客,選民得擦亮眼睛,絕不能給錢就再支持,以為還可用來「裝善」,倘若繼續給錢投票,則最終一定有被「反噬」的危機,不是嗎?
 狼行千里不會改掉「吃肉」的口慾;馬行千里也仍只會是吃草;牛牽至北京仍然只是牛;所以選民的辨識政客的思維極是重要,因為「活魚逆流而上」,死魚才是隨波逐流的。

回上頁

Copyright©2003 NewsTaiwa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 臺灣新聞網
尊重智慧財產權 請勿任意轉載 E-mail:
news.taiwan@msa.hinet.net
台灣新聞網:編輯部:南投縣南投市中興路94巷5號 電話:049-2315988

本站簡體中文採用信使網路繁簡通技術